风云不排除重新牵手可能傅海峰:还得挣钱养儿子

进入里约奥运周期,中国羽毛球队的广东面孔较伦敦奥运周期有所增多,除了傅海峰之外,参加今年丹麦公开赛的还有广州籍的男单主力王睁茗、女双主力钟倩欣以及女单新秀孙瑜。三十而立的傅海峰无疑是广东国手中的老大哥,大家都喊他“宝哥”,他也特别照顾师弟师妹。“现在广东的国手中就数我在国家队时间最长了,平时多照看他们是应该的,希望看到以后每届奥运会都有我们广东籍国手的身影。”

从“阿宝”到“宝哥”

傅海峰在2002年入选国家队时,张洁雯与杨维已稳坐中国女双主力位置,她们都把傅海峰当弟弟看,平时喊他“阿宝”。时隔十年,“阿宝”不仅当了爹,与蔡赟组成的“风云组合”更成为中国男双有史以来成绩最好的一对。现在,国家队没有人喊他“阿宝”,大家都尊称他“宝哥”。

丹麦公开赛是傅海峰运动生涯的一个新起点,因为他与并肩作战十年的搭档蔡赟拆伙了,他这次与比自己小6岁的福建国手洪炜配对,而蔡赟则与柴彪组对参赛。在昨天的首轮角逐中,傅海峰/洪炜惊险晋级。眼见师弟在场上的动作已严重变形,傅海峰拍拍他,“当输了来打吧。”就这么一句话,洪炜卸下包袱,二人连扳两局实现逆转,淘汰了来自韩国队的6号种子金沙朗/金基正。“我做好了第一轮输球的准备,年轻小队员和我配对,个个都很紧张。”记者问,难道你平时很凶吗?傅海峰解释,小队员和老队员配对都有压力,都担心自己表现不好拖累对方,“洪炜有身高,有进攻,他只要放开打,我们的实力是在对手之上的。”

傅海峰与蔡赟配对的十年间拿遍了世界大赛的男双冠军。如此从头再来,傅海峰与蔡赟均表示“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日后更好的相聚”,他们并不排除日后重新牵手的可能,现在各自为战,一方面是带带新人,另一方面也是吸收新的灵感。傅海峰默默地数着明年的比赛任务,包括汤尤杯、世锦赛和亚运会。“我希望在汤姆斯杯上继续成为得分主力,亚运会男双金牌我还没拿过,而且,我还要挣钱养儿子,他很快要读书了。”傅海峰说到最后一个理由时,其他队员在一旁禁不住偷笑。

广东女单新秀身高1.83米

与其他广东籍国手一样,孙瑜在傅海峰面前就像妹妹一样听话。“孙瑜,你等会儿比赛结束了过来接受记者的采访吧。”听到宝哥的召唤,正在场边热身的孙瑜乖巧地答允,再礼貌地跟记者解释:“我先准备比赛,等比赛结束了我们再聊。”

中国女队一共派出6名单打参加丹麦公开赛,其中“海拔”最高的来自广东,她是1.83米的孙瑜。国羽不乏身材高大的女单主力,之前的谢杏芳、张宁,以及现役的王仪涵、李雪芮,她们的身高均在1.75米或以上。出生于东北的孙瑜不满10岁来到珠海,她在两年前入选国家队,偶像是林丹与张宁。

孙瑜这次签运一般,挺进第2轮后对手是头号种子、伦敦奥运女单冠军李雪芮。被问到与队友的交锋记录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从没赢过。”在伦敦奥运会后,孙瑜逐渐获得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。“我也没有给自己明确的目标,现在刚在国家队起步,打好基础,毕竟队里有很多师姐,她们都是我奋斗的目标。”

本报记者受丹麦羽协到欧登塞报道丹麦羽毛球公开赛,赛程尚未过半,已从各方面感受到丹麦人对中国的重视,这不仅体现在对国羽的有求必应,对中国媒体的关怀备至,更体现于当地人对中国潜在的巨大商机与庞大的游客群体垂涎三尺。

今天丹麦羽协安排记者参观市中心,主要范围是安徒生故居以及博物馆,向导是刚从上海取经归来的欧登塞博物馆市场开发主管卢娜。欧登塞最大的看点,就是安徒生出生的小屋以及收集了他生前大量书信的博物馆。卢娜透露,哥本哈根录得10万个酒店房间由中国游客所定,而欧登塞只有800个,这让以安徒生故乡而自豪的人们大受打击。她感慨中国游客来欧登塞通常都选择从哥本哈根乘坐火车一日来回,而欧登塞更倾向于让游客选择在这里逗留,以带动当地的商业与餐饮业。

记者告诉卢娜,安徒生+秋色+丹麦公开赛,这个绰头也许更能吸引羽毛球人口达到300万,又少有机会欣赏到漫天黄叶的广东人。卢娜一听,马上来了兴致,她强调自己将把这个建议记录在案。她在上海时了解到,中国即将在三个主要城市开通直飞哥本哈根的航班,最后,她喃喃自语:“上帝保佑,一定要包括广州。”

特派记者 杨敏

本报丹麦欧登塞10月17日电

 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风云不排除重新牵手可能傅海峰:还得挣钱养儿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