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群:头破血流王兴江离去最不忍有谁欺负山西队

从汾酒集团告知他离职这一天起,王兴江离开了中国的篮球圈。没有了王老板,地球照样转,CBA照样打,但没有了王老板,CBA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。不了解王老板的人,知其惶惶然,了解王老板的人,知其凄凄然。

惶惶然是不知所措,他真有那么点儿不知所措,因为从北控坚定地不肯再转让,到汾酒集团宣布买下山西队,太过突然,前后不过24小时。王老板以为自己至少这个赛季还能像以前那样带着球队,情况一夜间变了,他像突然退休要搬离办公室的老干部,失魂落魄。

凄凄然是感怀伤情。山西中宇是他用800万买下迁到太原的,他从来没有想过失去这支球队,汾酒集团领导找他谈话时,他像突然失去孩子的父亲一样,泪如雨下,泣不成声,让谈话无法进行。不知情的人认为,王老板烧钱烧不下去了,玩不动了,转手挣一个多亿。其实,他是企图换一种玩法,他认为凭自己的民企力量,无法同体制抗衡,想借助国企换一个背景,哪怕以“领队”身份带着俱乐部。起初没有卖给汾酒,价格是一个因素,但不是主要因素,他认为北京的国企背景够硬,在山西,即使国企也会受欺负。

山西队受欺负———这几年王老板一直带着这样的思想,也是转让俱乐部的原始动因。他天真地认为,把球队卖到北京,自己不当老板,但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管理俱乐部,过教练的瘾。他认为自己最了解俱乐部这些年轻队员,离开他没有人能真正带好他们。当老板和当领队在他看来没有区别,但北控能让山西队有个靠山,腰杆硬起来,谁也不能随便欺负他们。

他是中国篮球体制内的异类,篮协开会他开炮最多,声音最响,口音最重,其他人都听着。他会没大没小地拉着信兰成,提各种各样的意见和异想天开的建议。他敢于开炮,喜欢开炮,一是身份在民间,也不缺钱,二是真喜欢篮球。一个玩CBA球队的老板,整天惦记着国家队胜负兴衰,看完球在心里骂娘,还是睡不着就拿出手机———他不会拼音,只能用手写,一笔一画把满腔愤愤写在手机上,一晚上用两三个小时划拉出1500多字满是错别字的短信,分十几条发给你。他最后一条短信是这样的:“不管什么原因,离开自己心爱的东西总是伤感的,今天,我离开了我创建的,有过挫折有过辉煌的山西中宰兰球俱乐部。”

有王老板和没有王老板,CBA还是有点些许的不一样。在过去,王老板第一个引进NBA球星级别的外援,“棒子”韦尔斯所到的客场,主队俱乐部都很高兴,因为票房好,一票难求。他用企业家的思维做球队,很独裁,又敢想,对CBA的球市扩张有贡献。但在过去,王老板又是让篮协最头疼的老板,一是他喜欢越俎代庖指挥训练和比赛,教练更迭频繁,搞坏了投资人的形象,二是山西球迷火爆,总是在季后赛让篮协不省心。没有了王老板,CBA一下子安静了许多。

这样的安静到底是好事,还是坏事呢?万马齐喑究可哀,太过安静的中国篮球,会显得没有生气。王老板开了那么多炮,能改变的不多,但如果连开炮的人都没有,就是一片死寂。死气沉沉,不是什么好事。

其实,王老板平常惦记的中国篮球那些事儿,篮球圈那些教练、官员、专家都惦记着,也都明白怎么回事,但敢于大炮开出来的少。王老板平常很喜欢研究时政,也知道官场、体制是怎么回事,说起来头头是道,可一张嘴又是开炮。那是因为他自恃企业家身份,行走在体制和民间之间,这叫有恃无恐。球队卖给北控以后,表面上他还管着球队,可是半年多来,他已经体会到做老板和不做老板的区别,后来跟队员开会,他由过去的严词训斥,变成了语重心长,他很清楚,时不久矣。

一个对中国篮球满怀感情的人,雄心壮志而来,头破血流而去,让人五味杂陈。在他之前,不止一个老板有同样的经历。所以王老板虽有丧队之恸,一定要保重身体。他当天就离开太原,不去自己在河南的公司,而是回老家河北。用王老板的话说:这样的时候,老婆、老家,是最好的地方。

 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苏群:头破血流王兴江离去最不忍有谁欺负山西队